主页 > 山东五征 > 文章列表

南方人物周刊2010年度人物——微博客

发布日期:2022-04-21 01:1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我们曾在2006年选取“胡·钰作为年度人物,那是网络恶搞元年,网络的力量一步步消解现实的严肃或者荒谬,于是有了陈凯歌“做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”的金句,也马上就有了“做人要厚道,不能太陈凯歌”的回击。

  即将结束的这一年,网络与现实的纠结在中国有了一个更集中的展示平台:微博。

  微博是一个中国式的词汇,但这种互联网产品原型是美国的Twitter。用户在140字内发表信息(也有另类如网易微博可以发163个字),文字、图片、视频、链接都可以嵌入其中。从此互联网上多了一个平台,人人都可以在上面交到新朋友、获取新信息,也可能成为意见领袖,只要你说的话有人听。

  在触摸不到Twitter的情况下,从去年开始,以新浪为代表的门户微博开始发力,在这一年,开始深入到很多人的生活里。以门户的影响力编织一张大网,将互联网用户一网打尽,是门户巨头的梦想。在国外,已经有一个叫Facebook的网站干了同样的事情。长城之内,却是微博提供商的天下。

  我们关注微博,不只是因为它搅动了中国互联网,或者是重新洗牌的标志,作为一本以“记录我们的命运”为宗旨的杂志,我们更关注那些微博使用者,不管是名流还是凡人,他们都是微博客。

  这一年,Google退出中国、王家岭矿难、南平杀童事件、玉树地震、富士康连环跳、宜黄血拆、上海火灾……无数的新闻背后,人们在微博上分享信息、PK观点,一个话筒搭上了另一个话筒,无数的声音开始激荡。

  140字的信息有价值么?对很多人来说,这不过是记录吃了一顿大餐、与哪个朋友合影的事情,这种信息的碎片化让人目不暇接。但对于陕西矿工钟光伟来说,微博就是生命。在山西大同煤矿的劳作让他患上了矽肺,他遭遇了常见的中国现实——拖欠医药费。律师告诉他,没办法了,弄到网上去吧。

  当钟光伟用手机发出第一条微博之后,他的命运开始随之改变。微博上的网友关注了他,并且帮他打官司,送他生活用品,带他去做手术。

  很伟大,不是么?可当事人“北京厨子”并不觉得。在他看来,这不过是线上线下活动的结合,自互联网兴起就有了。

  2007年,网友“北风”在报道厦门PX游行时,已经进行了直播,只不过他是用手机发短信给后方的朋友,朋友再敲打到网络上。在广州垃圾焚烧事件中,他也进行了在Twitter上直播的尝试。

  微博上的发言,内容千奇百怪。在Twitter所在的美国,总统有总统的用途,企业有企业的实战,明星有明星的玩法。而在中国,却凸显出其中的一点——更强的社会性。

  围观能否改变中国?当微博介入到一个个新闻事件中,人们不免高看一眼。但平台只是工具,关键在于使用工具的人。互联网观察家谢文就指出,微博是中国社会进步的结果,而不是原因。

  诚然如此,我们看到微博作为新的传播工具与社交工具对现实的影响,其实这也是现实在网络上的投影——当中国的现实照进微博的梦想,一切都不再单纯,越来越多的人,开始不甘于做沉默的大多数,开始发出微小的声音,而这些微小的声音,又通过网络工具,聚合成进步的大力量。正如年初网络上一部自制视频作品《网瘾战争》里所说的:“岂能因声音微小而不呐喊。”

  已故美国著名作家戴维·福斯特·华莱士对电视业与现实的关系做过一番评述:“电视又粗俗、又下流、又愚蠢,并不是因为电视观众又粗俗、又下流、又愚蠢。电视之所以是这副样子,只是因为人们在那些粗俗、下流、愚蠢的兴趣爱好上极端相似,但在那些优雅、美好、高尚的兴趣爱好上却又大相径庭。”

  所以,在苍井空每条寥寥几字还不通中文的信息被狂转的后面,是那些真诚的恶搞者的狂欢;在一个个喊冤求助的帖子背后,是渴求解决问题的心;在一条条带着强烈情绪发泄的微博后面,是无数压抑已久的灵魂;在名人的打情骂俏里面,透露的是名利场的百态。这分明就是一个微缩的社会图景。